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 生命科学 > 奇妙的朋友,爱我请不要理我

奇妙的朋友,爱我请不要理我

发布时间:2019-09-24 14:45编辑:生命科学浏览(186)

    野生动物保护:爱我请不要理我

    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播出以来,许多专业人士对它提出了批评。现在又有很多国际组织站出来,要求制作单位立即停播这档节目。

    在动物保护组织、专家眼里,野生动物的“可爱”是人类对自然的一种误解,而爱的“泛滥”,更可能会好心办坏事。

    《奇妙的朋友》究竟有什么问题?作为观众,看不出来可以理解。所以今天,果壳网主编徐来就来跟大家说一说:

    爱我,请不要理我

    为什么说“奇妙的朋友”实际上是“莫名其妙的朋友”?

    ■本报记者 胡珉琦

    细数《奇妙的朋友》五宗罪

    今年年初,湖南卫视开播的一档动物真人秀节目《奇妙的朋友》在动物保护领域引发了强烈质疑。微博网友、国内多家环保组织,公开呼吁抵制该节目。而近日,世界动物园和水族馆联合会、国际灵长类学会、联合国类人猿生存合作组织也公开谴责这档节目。人与野生动物的关系,透过这场愈演愈烈的争论变得“紧张”起来。

    第一宗罪——

    宣传动物保护错了吗?

    错误地展示野生动物片段式的“萌”

    《奇妙的朋友》是湖南卫视2015年第一季度主打的真人秀节目,节目组邀请了6位演艺明星进入野生动物园担任“实习饲养员”,讲述人与动物相处的故事。这样一档“新鲜”的节目,迅速占据了同时段收视第一的位置。

    在电视上片面的展现野生动物的“萌”,实际上会刺激非法的宠物贸易。

    但很快,《奇妙的朋友》“6宗罪”“7宗罪”等字眼相继出现在网络上。同时,越来越多的环保组织加入到对节目的声讨队伍中。他们主要认为该节目让明星与野生动物亲密接触违反国家林业局的禁令,此外,让野生动物穿衣服等将动物人格化的叙事方式违背野生动物福利。

    台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时曾有过一档类似的电视节目,用了一只红毛猩猩的幼崽作为动物演员。节目反响奇好,而后,台湾的灵长类动物保育专家估计,至少有1000只红毛猩猩的幼崽因此被输入到台湾岛内变成了宠物,进入家庭或动物园,而在捕猎和运输的过程当中死亡的数量在4000只左右。

    就在3月3日世界野生动植物日当天,《奇妙的朋友》节目官微发表了华南濒危动物研究所动物生态与恢复研发中心主任胡慧建的文章作为回应。文章指出:“一个节目,能影响多少人共同来爱护动物,这个能量是非常强大的。《奇妙的朋友》是一个非常有价值和有意义的节目。”

    这些猩猩主要是婆罗洲猩猩,而婆罗洲猩猩的野外种群规模大概在五万到六万之间。也就是说,婆罗洲猩猩种群的十分之一,被这一档节目给干掉了。

    宣传人与动物友好相处,难道错了吗?

    反过来我们再看奇妙的朋友,在节目周边产品,在它的文案和宣传过程当中始终都在使用一个词:萌宠。

    “可爱”是一种误解

    制作单位根本没有想要试图把这些野生动物跟宠物区分开,这事实上就是在鼓励野生动物的非法宠物贸易。

    在节目中,明星也如普通人一样,见到熊猫、树袋熊、小黑猩猩这些被公认的“萌”物时,顿时“心都化了”。

    第二宗罪——

    但在动物保护组织、专家眼里,野生动物的“可爱”是人类对自然的一种误解,而爱的“泛滥”,更可能会好心办坏事。

    错误解读动物行为

    在《奇妙的朋友》给出的专家文章中提到,“现在动物园饲养的动物大多属于子二代,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只有子二代及之后的动物才可以被正当利用,子二代及之后的动物已基本摆脱野生动物的概念”。

    《奇妙的朋友》为自己的辩护时反复强调:我们输出了很多动物的知识。但从动物行为学这个科学的角度来看这个节目就会发现其中漏洞百出:小黑猩猩Coco被带去“认父”,而Coco的父亲大发雷霆,甚至寻找它自己手边所有可以作为武器的东西不停地投掷向Coco的方向。而Coco则非常的恐慌、害怕,甚至弄伤了工作人员。

    对此,北京麋鹿生态实验中心副主任、科普专家郭耕并不赞同。他认为,动物园里的野生动物本质上依然是“野生动物”,它们只是被关了“禁闭”,在人类的恩威之下,被迫屈从。而家畜、宠物等真正的驯化动物是完全依赖于人的,两者有着根本的区别。

    雄性的黑猩猩有个习性,就是杀死所有不认识的幼年黑猩猩,以便使母黑猩猩再度发情——Coco的父亲无法分辨Coco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他想杀死它。

    在节目中,明星经过训练,很快能与海豚一起为观众表演,海豚“亲人”的个性仿佛是再肯定不过的了。但事实上,看过纪录片《海豚湾》的人恐怕不陌生,大批的海豚家族被驱赶到一个浅水湾后用渔网拦截起来,然后由水族馆的人员去挑选。“它们为了与人‘亲近’,是付出了昂贵的生命的代价的。”郭耕说。

    请问节目的制作单位,以及为节目的制作单位出来背书的专家,你们是不知道这个知识呢,还是在装傻?

    如今,科学家越来越担心,海豚与人类形成了一种模式:第一批冲上浅海的海豚会被当地人收养起来,成为度假者眼中的风景;越来越多的海豚从更远、更深的海洋接踵而至,其中一些海豚难免会遇上那些以“曾与海豚共泳”为荣者;以后海豚就变成为人所用,越来越习惯于被人喂养呵护,甚至会变得主动来寻求人类的庇护。

    第三宗罪——

    在野生状态下,海豚一样具有攻击性,例如,宽吻海豚通常会以群居方式生活,它们牙口锋利、尾鳍有力,天生会在群体肉搏战中撕咬或重击对手。远不是人们能亲近、抚摸的对象。而水族馆里的“乖孩子”海豚,常常处在紧张、敏感的状态之下,它们卖力表演不过是为了求得“生存”。

    让双方陷入危险境地

    节目中,明星们偶尔也见识到了那些“萌”物会抓挠、会咬人的一面,还惊讶不已。有人甚至为自己真诚的付出,却得不到它们的理解,而感到“伤心”。

    “人畜共患病”,就是人会得,动物也会得,它会在人和动物之间相互传染。许多灵长目动物跟人类的生理结构非常相似,当明星跟它们亲密接触甚至舌吻的时候,把人和动物都置于危险的境地中。更何况很多明星都被动物抓伤、咬伤。

    人类很享受那种被需要、被依赖的感觉。他们付出情感,同样希望得到野生动物在情感上的回馈。然而,这种付出,并不是野生动物想要的。

    而对动物来说,它们的处境也将导致严重的生理和心理创伤。

    距离产生美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1

    郭耕说,人类与野生动物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动物自由时,切莫帮倒忙;动物有难时,及时帮一把”。在他看来,人类对野生动物爱的方式,就是最大程度地不去打扰。

    训练大象表演倒立,使大象全部的重量压在前脚上,对它的脊椎和关节会产生非常非常严重的伤害。

    他并不否认动物园存在的价值,但不赞成利用动物园中的资源,用这样的呈现方式告诉人们要保护它们。因为节目的本质仍然是“娱乐”大众,并在不自觉地迎合观众的一些错误认知。

    而我们还注意到,节目中出现的亚洲黑熊,它的犬齿不见了。制作单位当然可以有很多理由来辩解,但有一个不得不提的背景知识:在动物表演中,像亚洲黑熊这样的动物经常会被磨掉会拔掉犬齿。

    这么做的后果,很可能违背节目的初衷。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所副教授蒋劲松解释,“这会助长目前在中国本已非常严重的野生动物宠物化倾向。会鼓励无良商人在野外捕捉野生动物,在国际上大肆购买野生动物,刺激非法捕捉、交易野生动物的黑色产业链,让本来就非常艰难的野生动物保护雪上加霜”。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2

    上世纪80年代,台湾地区一档颇受欢迎的节目找来一只红毛猩猩幼儿当嘉宾,引发当地猩猩热,大量猩猩被走私到台湾卖作宠物。

    精神伤害也是如此:幼小的黑猩猩和猩猩演员,最多能够表演到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再大就不适合了。但五六岁以后,它们已经很难再回到自己的种群当中。一只黑猩猩的寿命是五十到六十岁,也就是说在它未来寿命的十分之九的长度当中,它们注定孤独终老。

    所以,一档科学的动保节目,不是用动物人格化的方式唤起人们对它们的怜爱。人类正在失去的是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价值观,郭耕认为,这种价值观要求人类践行的,是对野生动物异质性的尊重,是与其保持足够的距离。

    第四宗罪——

    事实上,距离并不会阻碍人类欣赏它们、了解它们。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错误的传递了野生动物被保护的信息

    近些年来,越来越多的国人开始加入到观鸟的队伍中。在不打扰的前提下,在自然状态下观察野生鸟类的形态、鸣叫,并据此辨认鸟的种类,观察鸟类的取食、栖息、繁殖、迁徙等行为,了解鸟类与其生存环境的关系以及一定区域内鸟类种群的动态变化等。这种建立在科学知识体系和现代环境保护理念之上,又能满足人们探索和审美的心理需求,才是真正值得推广的活动。

    让野生动物穿衣带帽、与人亲密互动,这样将它们人格化的节目其实传递了这样一种信息:这些动物是被置于良好的保护之下的,它们是人类的宠物、伴侣,它们没有受到威胁。但事实上呢?

    郭耕说,假设可以开发一档与之相关的节目,没有人工背景,让人融入到野生动物栖息的环境中,而不是把他们强拉到节目镜头前。最大程度地呈现它们真实的生活状态,既普及了博物学知识,又能让人感受到它们的丰富与珍贵。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3

    被忽视的科普纪录片

    第五宗罪——

    其实,说到关于野生动物保护的节目,BBC、国家地理频道等机构每年都拍摄大量优质的纪录片。蒋劲松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客观纪录是动保领域最为推崇的一种科普节目形式。无论从投入制作、科学的解读到画面的呈现,都大大优于当下这类真人秀。

    错误地制造“专家”辩护混淆视听

    就在《奇妙的朋友》播出之时,国内一家纪录片频道连续两周播出了一部纪实片《野生动物保姆》,节目呈现了来自美国、加拿大、德国、奥地利、澳大利亚的野生动物救助志愿者的生活。他们为海牛清除皮肤上的水藻,在海滩上抢救龟卵,哺育失去母亲的小浣熊,给小长颈鹿断奶,照料与母亲走失的小海豹……他们养育年幼的生命,教会它们与同伴和平相处,但同时,他们深知自己的使命并不是陪伴,决不能过分亲近,而是最终将它们放归自然。

    在节目播出并且收到了大量的批评之后,制作单位是怎么做的呢?他们去寻找到一些所谓的专家来为自己辩护、站台,传递了许多荒谬信息。其中有一位专家说:动物园当中的动物都是子二代,是可以被利用的。

    去年,姚明前往非洲拍摄了一部名为《野性的终结》的纪录片。在非洲,每年有3.3万头大象因为它们的长牙而被杀死,而近40年来有将近95%的野生犀牛被滥捕滥杀。纪录片讲述的正是这些动物被不断猎杀的后果,并告诉人们那一个个残忍的事实。

    而只要翻一翻中国的野生动物保护法,根本就没有“子二代”这个概念。

    同样是在2014年,国内大荧幕上还公映了一部十分有爱的纪录片电影《狂野非洲3D》,由“狮语者”动物行为学家凯文·理查德森和从小与大象一起长大的玛拉·道格拉斯·汉密尔顿带着摄像机以旅行的方式从非洲南部一路向北,让观众身临其境地与狮子、猎豹、美洲豹、黑犀牛和大象们近距离亲密接触。

    而在宣扬该机构“保育工作做得非常之好”时,又出现了另一段话:小黑猩猩在出生以后离开了自己的母亲、或是母亲死掉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人类才来提供“关爱”,给它穿上衣服,这是提高动物福利水平,让它更高兴。这里面就很奇怪了

    然而,恰恰是这样一些既科学又具有观赏价值的节目,却并没有被大众所熟知,某种程度上成为了一种小众“艺术”。

    动物的保育工作非常好,那这个小黑猩猩为什么出生没多久就失去了母亲呢?

    我们的呼吁

    在最后,我们要呼吁这个节目的制作单位和播出单位停止播出这样的节目、停止再去制作这样的节目;

    我们要呼吁这家动物园不要再以这样的形式输出这些错误的内容,停止园内继续进行的野生动物的表演;

    我们要呼吁参与这些演出的明星,你们很清楚你们实际上是处在风险之下,我们也能理解你们热爱动物之心,但热爱之心应该用一些更加正确的方式来展开;

    我们同时也要呼吁这些赞助单位:珍惜自己的商业信誉,不要把你们的品牌跟这样一档存在问题的节目联系在一起;

    最后 我们要呼吁我们的观众,遥控器在你们的手中。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奇妙的朋友,爱我请不要理我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