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 生命科学 > 中国医疗投资教父杨志,顶级投资机构都投了哪

中国医疗投资教父杨志,顶级投资机构都投了哪

发布时间:2019-11-26 14:39编辑:生命科学浏览(73)

    中国医疗投资教父杨志:生物医药是陷阱最多的一个投资领域 他是世界第二大基因测序公司Incyte的奠基创始人;他与被称为“干细胞之父”的斯坦福教授IrvingWeissemen创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家也是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他是建国后中国第一位哈佛生物医学博士,师从诺贝尔奖得主WalterGilbert教授;他是华尔街备受尊重的医疗投资人,曾以2000万美金资助BobHorvitz濒临资金链断裂的丙肝药物公司,同年Horvitz因此药物获诺贝尔医学奖;他是中国医疗投资经典案例——中信医药的董事长兼主导投资人;他就是中国医疗投资、干细胞研究及精准医疗的教父级人物——BVCF基金创始合伙人杨志博士。

    “资本寒冬真的来了”,这或许是创业者和投资人们在2018年听的最多的一句话。但从投融数据来看,“寒冬”一词似乎对生物技术领域并不适用。2018年全球生物技术领域投资总额超过388.01亿美元。在这其中,国内的融资总额共计309亿元人民币。

    巴菲特年会是一年一度的全球投资者盛宴,被称为是资本主义的Woodstock狂欢节。今年的第51届股东大会于4月30日在奥马哈召开。杨志博士作为受邀演讲嘉宾,在中美投资论坛上作了关于医疗投资趋势的主题演讲。动脉网在现场对杨志博士进行了专访。以下是采访内容:

    与其他行业不同,医疗行业的投资需要更多的耐心;生物医药类的投资更是面临高风险、长期投入。我们不禁思考,在大部分行业都准备屯粮过冬的时候,为什么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还热火朝天,生物技术领域的投资人们是如何思考的?

    动脉君:您当初回国是基于一种什么想法?在科研上您已经非常成功了,为何在科研之后又选择了做投资?

    士欲宣其义,必先读其书。我们整理了上千条投融资数据,寻找到其中最为活跃的十家投资机构,并对他们2018年在国内的投资行为进行了简单分析。如果你是生命科学领域的投资人或者从业者,这些机构的投资方法论值得一看。

    杨志博士:从哈佛毕业后,我真正从事纯科研的时间只有三年,就是在洛克菲勒大学担任助理教授。之后经由洛克菲勒大学校长也是诺奖得主DavidBaldimore介绍,我与斯坦福大学教授、干细胞之父IrvingWeissemen及其他科学家一起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也是迄今最成功的干细胞治疗公司SyStemix,该公司后被诺华制药以10亿美金收购,成为其重要研究部门。

    图片 1

    九十年代中期,我作为奠基科学家又创立了Incyte(动脉网注:纳斯达克上市公司,市值140亿美元)成为美国医药界的独角兽、全球第二大人类基因组公司。

    红杉中国

    在连续创立了4家公司,并将这些公司卖掉后,我的好朋友也是当时世界最大生物制药公司BioGen的卸任CEO邀请我与他一起复制BioGen的模式,进入中国并创立SinoGen。也就是从这个项目的融资开始,我与投资公司频繁接触,并逐渐进入投资领域。我于2000年正式在硅谷创立BioVeda基金,专注于医疗健康领域的风险投资。在进入投资领域之后,我发现过去影响一家公司的科技以及管理经验,可以经由资金的渠道被无阻碍地传达到数个公司。例如,我们对BobHorvitz创办的公司提供了关键性资金支持,并对其研发团队进行激励模式的改造,使得其成功完成以细胞凋亡为机制的丙肝药物开发,并于同年获得了诺贝尔奖。BioVeda基金也因此赢得了华尔街的致敬,成为当时华尔街最为活跃、收益最好的生命科学领域风险投资基金。2005年,我回到上海创立BioVeda中国基金。这也是全球首个专门投资中国医药健康领域的美元基金。算起来,我们在亚洲专注医疗投资的年头已经接近20年。而世界上最专业的医疗研发机构,包括诺华、礼来、强生、梅奥诊所、NEA,及着名金融机构也在过去十几年里持续地给予我们资本支持。

    红杉中国成立于2005年,由沈南鹏与红杉资本共同创办。他们专注于科技/传媒、医疗健康、消费品/服务、工业科技四个方向的投资机遇。13年来,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投资了500余家企业。

    动脉君:您认为中国国内的医疗产业缺乏的是什么?还面临着哪些挑战?

    2018年,红杉中国在医疗领域出手21次,参与生物医药领域投资9次,人工智能、抗体药物/靶向药物是他们重点关注的领域。

    杨志博士:真实且高质量的源头创新是中国整个医疗创业圈最匮乏的,这种匮乏本质上根源于中国投资者及资本市场对短期利润、企业市值等眼前价值的追逐。现在医疗科技的源头创新依然集中在美国,以斯坦佛和哈佛为辐射中心的加州及波士顿地区。我们看到美国很多年轻人的创业,耐得住寂寞,他们在踏实坚韧地研究人工智能、干细胞治疗、云计算、基因组大数据的时候,中国多数的医疗创业公司还在靠微创新,炒概念、做平台,期待在一片商业混沌中,投机取巧、找盈利突破口。

    图片 2

    如同谷歌和百度在境界上的差异,中国创业企业还很多停留在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上,但是我们看到真正的医疗创新正在升级为以大数据为核心的三维创新。美国人称医疗数据是未来的石油。这种融合了生物技术、大数据及人工智能的技术创新将以摧枯拉朽的力量降维攻击二维互联网模式创新企业。创业企业的追逐方向,是整个国家的发展导向与未来。医疗创业企业的瓶颈,亦是中国整个经济格局发展亟待解决的发展瓶颈。

    红杉中国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分布

    动脉君: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精准医疗行业非常火爆,您对这个市场有着怎样的评价?

    在2018的投资中,抗体药物/靶向药物、人工智能的投资占比均为23%。从他们的投资足迹来看,红杉中国相信人工智能最终能够化身为类似互联网一般的工具,渗透各个行业。

    杨志博士: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现代医疗体系的误诊率都非常高,在中国,这个数字恐怕达到40%以上。误诊给患者及保险付费方带来极大的资源浪费以及疾病治疗的贻误。高误诊率不是中国医疗体系所特有,误诊率高更多是由于现代主流诊疗体系所依赖的检测工具和数据并不完善,做诊断所能依赖的信息少。精准医疗的使命就是终结较高的误诊率,最终实现医疗体系“按效果付费”的理想未来。

    依图、推想科技将人工智能用于医学影像;深度智耀、晶泰科技则将AI与药学结合,希望借助工具加快药物研发效率;药明明码则致力于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加快基因组学落地的脚步。

    我们现在处于一个医疗技术巨大变革的伟大时代。大规模生物样本数据库以及其他强大的医疗技术(蛋白质组学、代谢组学、基因组学、细胞检验以及移动医疗可穿戴设备)、计算工具、大数据的发展,精准医疗的时代正在以指数级的发展速度迅速向我们走来。

    在生物技术领域,除药明明码以外,红杉中国所有的投入都放在了新药研发领域。相比本土企业,他们更青睐具有海归背景、国外药厂背景的企业。

    但是,精准医疗存在一个问题——由于其个性化治疗的特性,造成其商业化门槛高。但是我们相信精准医疗的大时代已经到来,相关技术已经准备好。现阶段精准医疗还是有钱人的特权,这是一个面对死亡越来越不平等的时代,能够承担费用的富人,面对绝症可以通过新的治疗挽回生命,甚至当奇点最终来临,人类甚至可能实现永生。当然精准医疗的高价属性,并不影响这个领域的创新公司赚钱取得高额利润。这也符合经济价值规律。但是我相信,精准医疗的大门会在技术快速发展的护佑下,以指数级速度越来越向普通消费者敞开,成为普惠医疗的一部分。

    比如基石药业的管理团队全部都具有海外制药巨头从业背景,天演药业罗培志更是曾让诺华和默沙东争抢的抗体大牛,药明明码、药明巨诺则有药明康德背景加身......

    当然,精准医疗的普及还需要应对人才的挑战。基因学即使在美国仍是一个相对较新的领域,十几年前毕业的医生可能很少接触到基因学。对于临床医生,把基因学融入到医疗中是一个新的学习过程,加上基因学非常复杂,数据极为庞大,医生还需要不断更新基因学的发展,这很难做到。但是我们最近也观察到一个方向,突破性生物技术、大数据时代和人工智能时代的同时到来,很有可能从根本上缓解人才瓶颈。

    从投资轮次来看,红杉中国更多投入在B轮和C轮期间偏后期,被投企业大多是某一前沿细分领域的潜在领军者。

    动脉君:在精准医疗这一领域您是否投资了一些项目?

    图片 3

    杨志博士:在精准医疗领域,我们很早就有布局。现在中国这个领域的创业公司有些像古董市场,一不小心就会走眼买假货。99%的公司都在用国外过时的专利技术,经过技术整合,甚至纯粹的概念聚合,包装成新公司、新平台。我们挑选公司非常谨慎严苛,被投公司一定要有真实高质的技术壁垒。当然这些得益于我们投资人团队的深厚科学背景及专业领域人脉。

    红杉中国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我们在最新技术分子诊断、CAR-T、PDX分子免疫治疗、医疗大数据、遗传大数据方面都有布局。这些项目有些来自美国,有些动脉君:生物医药领域需要很多的资金投入,较高的专业水平,而且产出周期长,在这个领域必然面临着巨大的风险,您是如何看待的?

    礼来亚洲

    杨志博士:生物医药领域作为朝阳产业,名声在外,在经济下行的环境背景下,生物医药企业吸引了很多专业或者准专业的投资机构。但是,这里我要给大家泼一下冷水。这个领域是所有医疗投资板块中,陷阱最多,李鬼最猖獗的地方。生物医药企业的投资投入和产出之间存在黑箱以及极大不确定性。

    礼来亚洲基金是礼来制药在上海成立的风险投资机构,主要投资亚洲地区生命科学领域最具潜力的新兴企业。该基金是首个由全球制药企业在中国成立的生物制药风险投资机构。12年以来,礼来亚洲投资了百奥维达、浙江贝达药业、南通联亚药业等 30余家公司。

    创新性的医疗器械也是如此,虽然器械进入市场的周期很短,但是一旦进入市场竞争就会很激烈,再加上器械面对的市场领域比较狭窄局限,与医药相比利润率不容易做高,市场空间没那么大。这也就是为什么大家会首先选择生物医药投资,其次才是医疗器械。与医药投资相比,医疗服务领域的门槛更低,只要一个生意开始赚钱,就很快聚集一批企业及资本,充分竞争的结果就是大家都很难赚钱。而寻找估值合理的医疗服务标的投资,现在也难上加难。

    2018年,礼来亚洲在国内一共投资了8次,主要集中在医药领域。他们偏爱A、B轮的公司,除鹍远基因以外,其余被投企业全部都从事抗体靶向药物研发。

    这样的医疗投资现状我们看得很清楚。经过近20年中国医疗投资的打磨,我们经历了该领域投资的全周期。失败案例带给我们的教训,我们背上的伤疤其实教会我们更多,如何绕过医药投资在研发、工业、流通、政策等各个环节的陷阱。生物医药投资最终是一个具备工业背景、医学背景、生物科学背景、中国政策环境下企业运营经验的专家团队的工作,而并不是一两个生物博士或者医学博士能够迅速进入角色的游戏。

    被投企业中,科望生物在2018年先后完成了两轮融资,礼来亚洲都有参与其中。这是一家旨在引领全球肿瘤免疫2.0革命的生物技术公司,目前已形成了12条覆盖肿瘤免疫各重要领域的自主研发产品管线。从A轮独家投入和A 与高瓴和鼎晖的合作,礼来亚洲基金一路偕行,对科望给予厚望。

    我们注意到这个领域的投资在最近一两年非常活跃,但是大家要记住一个真理:项目是不缺的,而真正好的项目,赚钱的项目永远是稀缺资源。大家都不愿意谈失败,谈败走麦城的经历。但我们相信现阶段这个领域的大部分投资者还处在积累经验,用金钱买教训的阶段。三五年后,经历过这一搏浪潮洗礼后依然存在的生物医药投资者,才会变得真正理性,同时也会意识到科学背景工业背景在做这类投资过程中的重要性。

    另外两家被投企业奕安济世和迈博斯生物在2019年进行了合并,奕安济世的创始人赵奕宁也是礼来亚洲基金的合伙人。

    动脉君:目前很多投资机构也都将目光聚焦在生物医疗领域,相较于他们,我们有怎样的优势?在行业中的地位如何?

    迈博斯生物是一家创新生物药发现、临床研究和商业化开发的临床阶段生物技术公司,目前已建立起由创新首仿或快速改进型抗体项目组成的丰富产品管线。奕安济世则主要从事设计和应用创新生物工艺技术,加速生物制剂的研发和生产。通过许可引进,奕安济世生物药业已获得数个同类首个下一代免疫治疗抗体项目在中国或全球市场的权利。

    杨志博士:我们最主要的优势是在中国投资领域近二十年摸爬滚打的经验,其中尤为珍贵的是失败经验。我本人不仅在美国经历过上一个生物技术浪潮中几个核心生物公司的创始设立,回国后也经历过SinoGen公司从鼎盛到衰落的过程。此后又担任过中信医药的董事长,帮助这类国有医药公司改制重组,并最终盈利。这些经验是没有经历过这些周期的投资者无法企及的。

    新成立的Transcenta将具备生物药物研究、开发、法规和生产的全流程整合能力,并在苏州设有药物发现和转化研究中心,在杭州拥有工艺与产品开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北京和美国波士顿分别设有临床开发中心。

    我们的基金从DNA上来讲是一个有科学家背景的企业家组合,而不是银行家背景的generalist基金,这也是为什么在过去十几年间,我们的基金是中国唯一一家同时被多家专业制药公司、医疗研究机构及国际顶尖金融机构投资的医疗基金。

    图片 4

    巴菲特年会始于1956年,第一年参加的股东大约几十个人。与其说这是一次公司年会,更不如说它其实是一场美国投资精英的狂欢盛典。据巴菲特的传记作者施罗德女士的文章,股东大会一直到80年代还是大约几千人参加。到了90年中后期,特别是美股的30年牛市,引发了大量新股东来参加,最近十年参会人员超过了4万人。这几年,由于全球化和股市的发展,大量的海外投资者来参加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大会。中国人每年也有数千人。

    礼来亚洲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值得注意的是,这几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全都与肿瘤相关。众所周知,礼来制药本身的业务主要在糖尿病领域。2019年1月,礼来对Loxo的收购被视为进军肿瘤业务的里程碑事件。

    但其实,早在2010年初,礼来亚洲基金就对处于非小细胞肺癌靶向药研发处于Ⅲ期临床的贝达药业进行了A轮投资,这也是礼来亚洲基金近十年来最重要的一笔投资。2016年贝达药业上市,账面退出回报为18.53倍。2015年,礼来便与信达药业达成了三个肿瘤免疫治疗双特异性抗体药物的开发合作协议,里程碑付款总金额超过10亿美元。信达也是早年礼来投资的公司之一。

    礼来亚洲的投资逻辑向来是寻找中国某一市场均有领军者潜力的创新企业,并且具备能够与国际先进水平的比拟优势。由此见得,礼来亚洲的作用不仅仅是一个风投机构,它也在为礼来制药寻找国内市场的合作机会,与自身业务形成互补。

    2019年开年不到3个月,礼来亚洲又投资了燃石医学、博雅辑因两家企业。前者为肿瘤基因检测服务商,后者是一家基因治疗企业。

    君联资本

    君联资本是联想控股旗下的专业风投机构,君联资本在管美元及人民币基金总规模超过400亿人民币,重点关注中国的创新与成长机会。截止到2018年,君联资本注资企业近400家,其中约70家企业已成功在国内或海外上市/挂牌,近50家企业通过并购退出。

    医疗领域是君联资本投资的重要组成部分,生物技术则是他们的重点关注领域,同时也是国内最早一批投资生物技术企业的基金。

    公开资料显示,君联资本在2018年进行了14次医疗领域投资,主要集中在生物技术和人工智能领域,其中生物医药相关企业占到了6家。

    图片 5

    君联资本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君联资本是国内最早一批布局单克隆抗体的风投机构,他们成功在第一波风口之前抢先完成了布局。而在PD-1等位点已经成为红海市场的今天,他们投资的目标也早已转移,投向了未来可能的产业:基因治疗、小核酸药物、免疫疗法以及其他更为前沿的抗体药物。

    作为早期和成长期的投资者,君联资本更加偏向于A、B轮次的项目,但是对于好的项目,他们也愿意为其破例。

    上海细胞集团是一家细胞治疗企业,是在上海市科委批准建立的市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基础上建立的高科技公司。君联资本自B轮开始对其进行投资,在2018年的两轮投资中也均有参与。

    信达药业是君联资本投资的最早一批企业,作为早期技术投资人,他们通常不会参与最后阶段。但能够在单抗上与国外巨头一决雌雄的企业实属少见,最后信达IPO募资他们也有参与。

    同样参与C轮的还有CRO企业赛赋医药。在君联资本看来,CRO企业是创新药产业的基础建设,也是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生物医药产业的进步,第一波福利将从CRO企业显现。从药明康德到康龙化成,君联资本布局了国内CRO企业的两家龙头企业,赛赋医药或许是他们下一个重点孵化对象。

    弘晖资本

    弘晖资本是一家专注于医疗健康产业的投资基金,专注于医疗服务、移动医疗、医疗器械和生物制药投资。在2018年一共进行了12笔医疗投资,其中6笔为生物医药公司,主要在天使轮和A轮期间。

    图片 6

    弘晖资本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从细分领域来看,弘晖资本跨越了抗体、免疫治疗、微生物组学等时下热门领域。这家机构在2018年参与了两个天使轮项目,分别是劲方医药和弈柯莱生物。

    其中,免疫治疗企业劲方医药成立于2017年,其天使轮规模就上亿轮。这家公司在2018年完成了天使轮和A轮两轮融资,弘晖资本都参与其中。

    弈柯莱则是上海的一家生物技术公司,拥有领先的酶工程技术和基因工程技术。这家从事生物催化和合成生物学方法的研究和开发。弘晖资本与2018年6月对其进行了独家投资,目前该公司已经建立了国内领先规模的酶库,在酶的筛选、改造、定向进化、发酵、固定化以及酶催化反应的规模化生产上积累的大量的经验。

    再回顾此前弘晖投资的一些项目,开拓药业、吉凯基因均属于早期技术领域的领航企业。从投资足迹来看,弘晖资本更倾向投资早期和成长期项目。他们通常在风口来临前抢先完成布局,在市场还呈蓝海时找到领航企业。

    通和毓承

    2017年5月,通和资本与毓承资本合并成立通和毓承,两支具全球化视野的专业团队强强联手,共同打造关注全球前沿创新科技的医疗健康领域专项基金。

    通和毓承关注器械、诊断设备、医疗服务、医疗IT、医疗人工智能等子行业。在2018年,这家机构参与了9次国内交易,其中6次为生物医药相关,免疫治疗是其投资最多的领域。

    图片 7

    通和毓承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基石药业主要从事免疫抑制剂药物研发;礼进生物、同润药业都是从免疫治疗;而唯一一家液体活检企业仁东医学,也主要关注肿瘤免疫全流程服务。

    图片 8

    通和毓承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轮次分布

    他们的投资轮次大多在A、B轮,关注早期和成长期阶段的创新企业。

    除了国内,通和毓承在海外的布局则更为前沿。在2018年的交易中,他们投资了抗衰药物、免疫治疗等公司。通和毓承一直强调全球化视野,整理发掘全球创新技术,并创建中国医疗领军企业。

    他们认为VC应该考虑主动投资,具体来说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作为VC自己成立公司, 找到一个明确的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组建管理层,引进产品线;第二种公司已经成形了,有一定规模,那么我们帮公司带来价值提升, 比如引进产品线。

    通和毓承合伙人朱忠远曾在一次采访中提到,通和毓承资本的一个特色是Find and Found, 即在美国找,在中国建。这种模式目前在中国还不多见,他们希望公司在创立初期就有足够的资金,让创业团队专心做药。“我们希望把后勤做好,弹药充足,让团队全力以赴往前冲。”他这样解释。

    经纬中国

    经纬创投因其杰出的投资业绩和悠久的历史在全球风险投资行业中享有盛誉,经纬中国则成立于2008年,由邵亦波、徐传陞和张颖三位管理合伙人共同管理。

    图片 9

    经纬中国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医疗健康是经纬关注的四大领域之一,2018年他们一共投资了15笔医疗投资,6笔发生在生物医药领域。基因检测是经纬中国频繁出手的细分领域,仅23魔方一家就出手了两次。

    无论是消费级基因的23魔方、还是单基因测序的希望组、又或者是肿瘤检测的臻和科技,经纬中国的投资风格都更偏向中期成熟的企业。

    相比抗体和靶向药物,经纬中国目前更关注基因检测领域,他们已经覆盖了消费基因、遗传检测和肿瘤检测三个最热门的方向。

    他们是审慎的投资者。只会对经过判断后认为将来有潜力成为行业领头羊的杰出个人和公司做出投资。

    凯泰资本

    凯泰资本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业的风险资本管理机构,目前基金总规模达到500亿元人民币。2018年,凯泰资本在生物医药投资的6家企业几乎全部集中在了早期创新药企业。

    图片 10

    凯泰资本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除南京方生和以外,其余几家公司全部从事药物研发。并且这些公司大多是从事专项疾病,包括皮肤病、代谢性疾病、自身免疫性疾病等等。此前,凯泰资本还投资过杭州畅溪、柯菲平等专项疾病公司。凯泰资本不是只关注医疗的投资者,他们的打法更偏全产业投资。

    进入医疗领域以来,凯泰资本陆续完成了对科济生物、银杏树、新元素、凌科药业、畅溪医疗、卡威生物、柯菲平、维健医药、正和祥等企业的投资。从早期的创新药、CRO服务,到创新制剂,再到下游的药房连锁行业。根据他们多年的布局来看,凯泰资本践行产业链投资逻辑。

    元禾原点

    元禾原点是元禾控股旗下的早期股权投资管理平台,重点关注TMT和医疗两大领域内初创期和成长期创业企业的投资机会。元禾原点专注早期,偏好技术投资。在2018年,这家机构投资了6家企业,且全部为生物医药公司。

    这些企业中,晶云生物为CRO企业外,其余所有企业均为新药研发企业,以抗体药物为主。其中亚盛药业主要从事小分子药物研发,目前管线中有8个产品;基石药业则以联合免疫治疗为主,其PD-L1产品是目前国内进度最快的。这两家公司都在2018年向香港联交所提交了招股书,目前正处于上市程序中。

    药明巨诺则是国内CAR-T研究的佼佼者,该公司结合了Juno在嵌合抗原受体技术和T细胞受体技术,以及药明康德的研发生产平台及公司丰富的中国本地市场经验,使得它已经成立便受到关注。

    据了解,药明巨诺的CAR-T产品JWCAR029的IND申请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这是国内首个获准临床的以CD19为靶点的CAR-T产品。

    图片 11

    元禾原点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从被投企业来看,元禾原点更倾向前沿技术领域,用这些新兴技术来解决临床未满足需求。同时,他们通过寻找细分赛道内最领先,最有口碑的企业来降低风险。

    泰福资本

    泰福资本成立于2013年,是一家关注新药开发和新型医疗技术的投资机构,2018年,这家机构在国内一共进行了5次交易,且全部为生物医药投资。

    他们主要投资有潜力的早期和成长期企业,2018年,这家机构与弘晖资本一起参与了劲方医药的两轮融资,其他投资公司也大多在A轮。

    图片 12

    泰福资本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泰福资本似乎对小分子药物情有独钟,所投资的企业几乎全部都是小分子药物企业。尽管目前以单抗为主的大分子药物占据风口,但市场上大规模使用的任然是小分子药物。尽管有人将小分子药物比作热带雨林中的恐龙,但每一年小分子药物都在化药中独占鳌头,傲视群雄。

    Pharmaintelligence的一份报告中曾提到,目前小分子药物的增长率只有4.2%,已经低于了平均整体增长率。但目前小分子药物研究占据市场整体的70%,而大分子药物面临不能进入细胞内部,且无法在细胞内寻找靶点的缺点。或许在日后的市场变化中,小分子药物还将有很长的时间立于不败之地。

    但它的增长率只有4.2%,远低于增长率高达15.1%的抗体药,同时低于药品整体平均增长率。就像动物之间领地的争夺一样,“后进者”大分子生物药会逐渐蚕食小分子药

    小分子研究较早,占70%的市场;缺点和难题是不能作用于蛋白相互作用,但该难题逐渐克服。大分子近二十年势头猛,发展快;面临的问题是不能进入细胞内部,仍在做细胞膜表面的靶点,寻找细胞内靶点是大分子将来要解决的问题。

    深创投

    深创投于1999年由深圳市政府出资并引导社会资本出资成立,是国内最早一批风险投资机构。该机构主要投资自主创新的高新技术企业和新兴产业,涵盖信息科技、互联网/新媒体、生物医药、新能源/节能环保、化工/新材料、高端装备制造、消费品/现代服务等国家政策重点扶持的行业领域。

    深创投2018年在医疗领域投资了10家企业,5笔资金流向了生物医药领域,且绝大部分被投企业位于广东地区。除了大范围投资机构都在布局的抗体和靶向药物以外,深创投还在2018年投资了一家微生物疗法的公司。

    图片 13

    深创投2018年生物、医药投资表

    病原体、微生物在人体内形成了共生生态,他们是健康与疾病的重要影响因素,但在很长的岁月汇总,它们一直被忽略。二代测序的诞生也促进了微生物与人类健康的关联研究,科学家们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尝试利用这些关联,通过微生物诊断和治疗疾病。

    该领域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前沿研究的不确定性,大多数关联还没有被证实。但尽管如此,也有不少资本和大公司开始布局。

    深创投投资的这家公司叫做知易生物,专注二代益生菌(Next-generation probiotics)与活菌药物(Live Biotherapeutics)研究与开发。基于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菌株发现和药物开发。公司进行了大量创新研究,建立了从菌株到药物的“Know-How”,其中创新活菌药物SK08即将进入临床。

    在此基础上,知易将继续加强人体微生物组与疾病关系的研究和开发,包括微生物培养组与致病栖生菌谱(Pathobionts)研究、靶标确定以及新功能菌株分离应用。

    与深创投组合投资的还有清控金信蓝色微生物基金。这是国内第一支微生物基金,由清控金信和蓝色经济区产业投资共同发起。

    青岛清控金信蓝色微生物创业投资中心是由北京清控金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和蓝色经济区产业投资基金共同设立的国内第一支微生物基金。

    目前他们已经投资了量化健康、锐翌生物等多家微生物研究企业。由于特殊的地理条件,深创投与华大基因一直关系密切,或许会有更多的微生物投资可能。

    深创投的背景是政府产业基金,他的定位是投资政府重点扶持的新兴、高新技术产业。结合十三五规划来看,基因技术、微生物组学、抗体会成为其重点关注领域。

    哪些领域最受关注,为什么?

    图片 14

    2018年生物、医药Top 10投资机构投资分布

    各家机构有不同的投资风格,但大家都在同一个领域,对行业的见解有异也必有同。我们综合了这10家机构2018年投资生物医药类企业,从他们的投资动态来看,哪些领域是大家共同的选择。

    排名前三的分别是抗体药物靶向药物、免疫疗法和专项疾病。其中抗体药物数量最多,占据总体的36%。自第一个抗体药物问世以来,抗体药物因为其良好的效果和安全性越来越受到行业关注。

    尤其是在中国,经过从仿制到创新、到海归人才回国、监管的改革,中国的创新药物已经到了一个产出期,而首当其冲的就是抗体和靶向药物。老的靶点和通路正竞争激烈,而新的靶点和通路又在源源不断的涌现出来。

    无论是哪一家都或多或少的有投资抗体和靶向药物,这两个领域是正在爆发的红海市场。而免疫疗法和专项疾病领域,随着生物医药领域的投资升温,它们正在成为下一个风口。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医疗投资教父杨志,顶级投资机构都投了哪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