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 生命科学 >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立实验切磋机构是哪些运营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立实验切磋机构是哪些运营

发布时间:2019-08-13 05:41编辑:生命科学浏览(166)

    德国科研是如何走出象牙塔的?
    德国国立科研机构是如何运行的

    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的大厅里,随处可见这样的标语:“从想法到原型”。

    德国北部靠近波罗的海的地方,坐落着小城格赖夫斯瓦尔德(Greifswald),这是一座依校而建、颇具科研气息的城市。

    这句标语,让在这里工作的中国科研人员庄杰颇有感触。从美国获得了博士学位后,庄杰跟着导师来到德国,在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从事低温等离子方面的医学应用。

    在这里,除了1456年创建的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外,还有许多国际知名的德国国家实验室:

    在这里,最让他感慨的是成果转化的体制支撑。“与国内各自为战的成果转化方式不同,他们这里有一整套系统,帮助科研成果走出象牙塔。”庄杰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

    马普所等离子体中心,专注于全球最大核聚变装置仿星器WX-7的研制;

    体系化的科研配置

    德国联邦动物健康研究所(又名弗里德里希·勒夫勒研究所),掌握着世界顶级4G生物安全实验室并为国家决策提供建议;

    从外面看,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是一栋再普通不过的实验楼。不过,与传统概念里的实验室不同,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的一层,就像个大车间。

    莱布尼茨低温等离子体科技中心,致力于从事低温等离子体基础和应用研究。

    “这里的科学家们不仅限于实验室研究,研究中心还有很多做辅助性工作的工程师。”庄杰说,这是他来到科技中心后感触最深的一点,“要想把一个点子变成实物,需要非常有经验的工程师加以支持。”

    分工明确

    在德国,有这样配置的科研机构并不少见。

    小城东南角。马普所等离子体中心。

    王娜,同济大学博士生,受某交换项目的支持,来到德国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做交换生。一年时间里,让她感触最深的也是实验室的“配置”。“虽然这里是一所从事科研的学院,但大院里却拥有从基础研究到实验室试验,到小试,再到中试的全部流程。”王娜说。

    研究中心的门口,摆放着一个醒目而扭曲的圈。这个圈代表的,正是仿星器WX-7的线圈的形状。仿星器WX-7是目前世界最大的核聚变装置。

    王娜所在的催化研究与技术实验室里,有一个可以将实验室效果放大的生物质热化学转化高温分解装置;在实验室南边不到300米的地方,还有一个专门用于中试的工厂,由卡尔斯鲁厄理工学院安排专门的工程师运行维护。

    等离子体中心的教授拉尔夫·克雷伯(Ralf Kleiber),是位理论物理学家,他已经为WX-7的研发奋斗了十年。

    不仅如此,科研细节上的体系化也打动了王娜。“这里的科研平台很好,很方便,基本上配备了科研所需的所有环节。”王娜说。

    “这个研究中心由马普所与亥姆霍兹联合会共建。” 望着庞大的仿星器和错综复杂的脚手架,克雷伯对记者说,“之所以要共建,是因为建设中需要马普所理论物理学家做基础研究,同时也需要亥姆霍兹联合会的工程技术支持。”

    采访当天中午,王娜所在实验室的信箱里多了两个玻璃管,这是王娜通过实验室找到学院的技术工人定制出来的。“如果你的实验需要特定样式的玻璃管,你只需要画出图纸,把图纸交给技术工人,他们会按照图纸帮你把玻璃管做出来。”王娜说。

    在德国,马普所是基础研究的重镇。“马普所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研究组织,主要关注基础研究。该所以世界著名物理学家马克思·布朗克的名字命名,包含了83个科研机构和科学装置。”克雷伯说。

    在国内,王娜从未感受过这样的便捷:“通常如果你需要什么样的实验仪器,你就需要跑到市场上去买,还不一定能买到最合适的。”

    而亥姆霍茨联合会是大科学装置建设的“大腕”,也是德国最大的科学组织,员工人数超过38000名,每年获得经费超过40亿欧元,该联合会致力于追求国家、社会的长期研究目标,拥有德国电子同步加速器、德国癌症研究中心、德国航空航天中心等18个国家级的研究中心。

    专业化的“外交”职位

    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除此之外,德国另两大著名国立科研机构——弗劳恩霍夫研究所和莱布尼茨联合会,也都分工明确。

    在德国,研究所和大学里通常设有一种特殊的职位——科学协调人(Scientific Coordinator),专门负责与企业洽谈合作等“外交”工作。

    弗劳恩霍夫研究所专注应用研究,目前运行了66个机构和研究单元,是欧洲应用科学研究的最大机构。莱布尼茨联合会注重成果转化,该联合会下设89家研究机构,议题广泛,几乎覆盖从人类学与社会科学,到自然科学和工程学的各个领域,但所有的研究所都追求同一个目标,即同时从事基础和应用研究。

    卡伊·伯格多夫(Kai Burdorf)就是德国不来梅大学微系统中心的一名协调人。今年8月底,他应邀参加德国联邦政府公众开放日,展示不来梅微系统中心受教研部支持的项目——汽车受损数字电子系统。

    两种经费

    “这个项目一年前已经结题,接下来转化的工作就交给企业了。”伯格多夫告诉记者,由于该技术可以快速检测车辆受损程度和受损位置,一些汽车维修和租赁公司对此颇感兴趣。

    小城西南边。一座曾与世隔绝的小岛。

    对于这一项目,最让伯格多夫自豪的是,他在项目在研期间促成了梅微系统中心科研人员与德国海拉公司、某汽车租赁公司和某企业设备制造公司等企业的合作。“项目研制过程中,研发团队近一半的成员来自企业,另一半来自不来梅大学。”伯格多夫说。

    1910年,在这座小岛上,德国细菌学家弗里德里希·勒夫勒(Friedrich Loeffler)开始研究口蹄疫病毒,让这里成为世界上最早开展病毒研究的地方。

    作为微系统中心唯一的科学协调人,伯格多夫的工作并不轻松。在微系统中心,他一方面负责公共关系,另一方面要支持由公共经费支持的创新项目,为团队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最初,顾虑到公共安全问题,小岛仅靠一根索道连接大陆。如今,这里成了德国联邦动物健康研究所的总部,主要开展人畜共患疾病研究。由于安全设施级别提升,一条小型公路取代了索道。

    “我们要做的就是节约科学家的精力。如果科研团队的科学家说‘我们需要一个公司帮我们做一些系统加工的部分’,那我就需要立即开展调研,寻找可能成为合作方的制造商,并努力促成合作。”伯格多夫说。

    早晨,和其他研究员一样,研究所所长托马斯·梅腾莱特(Thomas C. Mettenleiter)通过这条公路进入园区。今年,已经是他做所长的第20个年头。

    扶持性的转化平台

    这么长的任期里,最让梅腾莱特感到欣慰的是,机构的经费来源一直稳定。

    为了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一些德国科研机构选择自己办孵化器。

    由于研究所由国家支持,所以基础经费直接来自国家。“当然,经济情况的改变会改变国家对我们的财政支持,但我至今还从没有遇到过不好的情况。”梅腾莱特说。

    以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为例,如今从该中心已经诞生出4家孵化平台——Neoplas、Neoplas Control、Neoplas Tools和最新成立的Cold Plasmatech。其中,后三者为等离子体科技中心的分支企业,科技中心拥有一定股份;Neoplas为莱布尼茨等离子体科技中心全额所属。

    每年,整个研究机构获得的保证性经费数额在6000万至6500万欧元。“这些保证性经费的一部分用于研究所日常运行,其余的均分给各位终身职位的科研人员,作为科研项目的启动资金。”梅腾莱特说。

    以Neoplas为例,2005年该孵化中心成立,为科技中心提供科技转化、技术研发和管理等方面的服务,同时还可以基于等离子体科技中心的科研成果,结合经济需要,建立产品的最新技术标准。

    除保证性经费之外,研究所还鼓励科研人员申请竞争性经费,并将申请情况纳入对科学家个人的考评中。与此同时,与德国很多科研机构一样,德国联邦动物健康研究所也不为博士生、博士后和非终身职位的科研人员提供保证性经费,因此,这部分科研人员必须申请第三方经费。

    “如果科研人员有需要转化的科研成果,他们可以转向这些公司,这些平台会帮助科研人员检验成果产业化的可能性,如果想法可行,就可以继续推进。这样比科研人员直接跳出研究所搞成果转化要容易得多,而且想自建公司的科研人员也可以从这里先了解企业究竟是如何运作的。”莱布尼茨等离子体技术中心等离子生物工程实验室主任荣格·埃尔贝克(JörgEhlbeck)说。

    “第三方经费中的85%到90%来自联邦部委的竞争性经费,只有10%左右的经费来自企业,主要用于帮企业做检测。”梅腾莱特说。

    不过,由于科研成果来自研究所、国家或企业的支持,在成果转化前,科研人员需要厘清科研成果的性质。

    谨慎评估

    汉堡大学法律系教授海恩里希·朱利叶斯(Hinrich Julius)告诉记者,理论上研究所可以依靠科研项目盈利,但实际操作中需要考虑不同的情况,“比方说如果科研项目由第三方企业全额资助,那么这些成果就完全属于第三方所有,如果并非如此,则根据具体情况,由第三方资助机构、研究机构和科研人员以不同形式共享成果”。

    小城中心。莱布尼茨低温等离子体科技中心。

    “如果科研人员受雇于研究所,那么,科研的想法就属于研究所,如果要用这些知识产权进行成果转化或创办企业,科研人员需要和研究所签署相应的协议,明确利益的分配方式。”埃尔贝克说。

    这家科技中心是莱布尼茨联合会的下属独立研究所之一,也是欧洲在低温等离子体基础研究以及技术应用领域规模最大的研究所。

    荣格·埃尔贝克(Jörg Ehlbeck)是科技中心等离子生物工程实验室主任。目前,他的团队一共有13名成员,主要研发能将等离子体技术用于食品安全领域的设备。

    和科技中心的其他成员一样,埃尔贝克和他的团队每年和每七年都要经历评审考核。“每年,机构里的科研人员都需要发表一定数量的论文;每七年,莱布尼茨联合会还会对科技中心进行一次评价。”埃尔贝克说。

    在莱布尼茨联合会,设有名为“莱布尼茨评议会”的机构。该评议会每七年会对联合会下属研究所进行评估。

    评议会评估的重点,是联合会下属研究所七年里的发展情况,及其未来规划。除此之外,评议期间还会产生审查委员会,审查委员会的成员会评估研究所的科研、咨询、服务的质量,以及机构间合作、国际知名度、成果转化、两性平等之类的情况。

    对于如何进行评价,莱布尼茨联合会有一套严格的标准。根据2014年7月修订的《莱布尼茨联合会评议会评估程序基本准则》,审查委员会的成员包括主席、专家、一名联邦代表和一名国家政府代表,整个审查委员会委员数不能超过16人。

    其中,主席由评议会评价委员会从该委员会提名一位主席和一位副主席,且必须保证这两位主席分别是学科专家和非学科专家。主席再依据明文规定的标准任命专家组成评价委员会,以确保不会存在利益冲突。

    尽管这样的评价方式,让包括埃尔贝克在内的科研人员倍感压力,但是他还是尝试着去理解。“只有做得足够好,科技中心才能从联合会获得稳定的资金支持。”埃尔贝克说。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国立实验切磋机构是哪些运营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