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 > 生命科学 > 18年里18人获诺奖,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

18年里18人获诺奖,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

发布时间:2019-07-09 05:40编辑:生命科学浏览(55)

    18年里18人获诺奖,好学术环境比获奖更重要

    图片 1 纳米技术无疑是人类科学技术史上的一场革命,它给人类生产和生活带来了一个个“不可思议”。虽然它目前还仅仅处在一些原理和关键技术的基础研究阶段,但参加第五届纳米/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的科学家们却坚信,这一技术必将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让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 21日上午,由我校、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厦门市科技局共同承办的第五届纳米/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在厦门温德姆和平国际大酒店隆重开幕。大会主席、中国科学院院士、我校化学化工学院教授田中群,我校校长朱崇实,厦门市科技局副局长孔曙光,大会程序委员会副主席、我校萨本栋微纳米技术研究中心副主任郭航,MEMS传感器应用国际比赛主席、北京大学教授张海霞等先后致辞。开幕式由我校物理与机电工程学院院长、萨本栋微机电研究中心主任吴晨旭主持。 我校是中国较早从事微米纳米科研工作的单位之一。上世纪90年代,我校在厦门市政府以及著名校友台湾新竹高科技工业园区创始人何宜慈教授,国际传感器学会原会长、美国凯斯西储大学葛文勋教授等的大力支持下筹建萨本栋微机电研究中心,为我校及中国南方省区从事微纳米科技研究提供了重要的技术平台。朱崇实表示,厦门大学从成立之日起,就把国家和人民的需求放在自己最关注的位置上。近年来,学校紧紧抓住中国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重大战略机遇,着力增强自主创新能力,取得一系列高显示度的科研成果,加快了微纳米科技基础研究和应用开发的步伐。 纳米/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由美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协会主办,旨在推动最新研究成果的共享,促进跨领域学科信息的互通,从而增进相关技术领域的交流与发展。 作为每年一度的国际学术盛会,每次年会都汇集了世界各地优秀的微纳领域的科学家,就微米、纳米及分子系统学术界前沿问题进行专题讨论。此次,共有来自美、日、德、英、法、中等十几个国家的300余名专家学者与会,其中包括国际著名微机电系统开拓者Kurt Petersen博士、国际著名纳米材料研究专家、中科院外籍院士王中林教授等20余位“重量级”科学家。收录论文330余篇。会议还将同期举行第一届MEMS传感器应用国际比赛,来自全球7个国家的17所高校的学生们将把一些美妙的微纳米科技想法变为具体实物,接受专家学者的评判。 据悉,会议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厦门大学萨本栋教育科研基金会、固体物理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大力支持。我校校友、著名微机电系统研究专家葛文勋教授担任大会名誉主席。

    在获得诺奖方面,中国的近邻——日本可谓羡煞旁人。从2001年至今的18年里,获诺奖的日本人已有18位,相当于每年1位。到底是何种原因让日本科学家持续取得如此高的创新成就?

    3年前,笔者在仙台聆听过一位日本东北大学教授、微机电系统工程领域国际权威学者关于MEMS领域开放合作研究的报告。这位教授的师爷是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在开场白中,他介绍了从研究生开始,在半导体和MEMS领域几十年的专攻。整场报告他如数家珍,言语中无不浸透着一生坚持做自己喜爱的科学研究、不断开拓新领域并服务于人类社会的美好感受。

    其实,在日本,几十年如一日、潜心专攻某一研究领域的专家学者大有人在。牛顿曾说过:“假如我有一点微小成就的话,没有其他秘诀,唯有勤奋而已。”爱因斯坦也说过:“成功=勤勉工作 充满乐趣 少说空话。”两位科学巨匠的名言,明确指出了科学家应有的个人修行。而在成功的背后,良好的学术环境则是科学家们心无旁骛、探究不止的坚实保障,是走向成功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对于科技工作者来说,良好的学术环境可被视为一种有助于提升其学习和研究能力、享受学习和研究乐趣的氛围。在发达国家,“学术环境”早已成为一种为社会公众所接受的约定俗成,其理念就是尊重科学研究规律、尊重人才成长规律,以及围绕上述理念推出的若干政策举措。

    以日本为例,一是推动基础研究,广泛、脚踏实地持续支持研究人员的自由创意,使其潜心研究发现新规律和原理、创建独创性的理论、预测和发现未来现象等;对于大学,在广泛领域将推动基础研究的发展与培养优秀科技人才进行全盘考虑和实施。二是通过公正和高度透明的评价方法,使研究人员在竞争环境中提高研究水平;对基于研究人员自由创意、投入巨大的项目,从推动国际高水平研究、创新性、承担国际任务等方面进行评价。三是用科学的观点评价研究成果,研究成果不应仅停留在论文的发表上,更重要的是研究人员将获得和使用知识产权时时牢记心头;四是打破无形壁垒,建立更加紧密的产学研合作关系,促使其进一步将科学技术成果应用于社会。

    在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科技工作者所取得的成就已为全世界瞩目。然而,学术界的急功近利和作风浮躁时常饱受诟病。其实,很多时候我们也应该发问:学术界之所以如此急功近利,是不是整个社会为其创造的学术环境不够宽松和自由? 国家科学技术发展目标的实现,要靠制度,但若缺乏环境,再好的白纸黑字也难以达到预想的成效。假如说勤勉努力和享受乐趣取决于科学家的自律,“学术环境”的回归则取决于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推动正常学术环境的回归,需要在很多方面发力。首先是要开启扎根中国大地、遵循客观规律和致力于追赶世界前沿科学技术研究与发展的新启蒙教育,提高国民现代化教育水平和科学素养;二是加快推进近年来有关深化科技和教育体制改革、加快国家创新体系建设的一系列政策的具体落实,使广大科技工作者实实在在感受到学术环境的优化,减少后顾之忧;三是加大国际学术交流的力度,鼓励和大力支持大学和国家重要科研基地全方位走向世界,不断提升科研人员的学术层次和水平;四是推进交叉学科研究,形成由学科交叉引发的新的知识及其体系,既服务国家需求,又以最新的知识教书育人;五是继续弘扬“两弹一星”“载人航天”和“西迁精神”,代代传承中国科学家精诚报国的优良传统,铸就新时代的国家脊梁。

    面对国家综合实力白热化的竞争,要实现科技强国和民族复兴,我们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没有任何“快捷方式”能让我们轻松“超越”,静下心来并持之以恒地倍加勤勉和注重创新是唯一的“坦途”。国人共同努力,发达国家科技发展的今天,就是我们的明天,而我们会和世界一起去拥抱后天。到那时,中国科学家的身影自然会时常出现在斯德哥尔摩的音乐厅里。

    (作者系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机械结构力学及控制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相关专题:2018年诺贝尔奖

    本文由澳门威斯尼斯人娱乐网发布于生命科学,转载请注明出处:18年里18人获诺奖,微米工程及分子系统国际年会

    关键词: